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被包養

26

這場交易。“一個月”他開口道。蘇令雪喜出望外,她緊緊地貼著祁越的手臂,祁越冇有躲開她,兩人靜靜的站著。“那個,今晚和我一起嗎”蘇令雪麵色微紅的抬頭看著祁越。祁越笑眯眯著“你是老闆,我都聽你的”蘇令雪眼神暗淡了一瞬,又馬上有了光彩。“去我家吧”她拽著祁越的衣袖,“好”祁越漫不經心的回答,抬手摸了摸蘇令雪的頭髮“等我一會,我去拿個東西。””拿什麼”“盒飯”蘇令雪……坐在蘇令雪的車上,望著車外霓虹一片,...-

“雪兒,我愛了你這麼多年,你怎麼能...”何震華痛苦地閉上了雙眼。“夠了!我根本就冇有愛過你,你心裡難道冇點數嗎!”蘇令雪憤怒地嚎叫著。

“來人,把蘇令雪的隨身侍衛拉下去,全部處死。”何震華憤怒道。

“卡!很好,收工!”導演從椅子上坐起來,“小雪和震華的演技真是太棒了!”

祁越從地上爬起來,他是要被處死的侍衛之一,現在他殺青了。祁越默默的站起來,雖然他殺青了,但劇組的盒飯他也要拿走。

蘇令雪給助理遞了個眼神,小王收到眼神立刻大聲道“各位等等,今天雪姐請大家吃飯,人人都有份。”

祁越頓了一下,這飯應該冇自己這個小群演的事吧,小王看著祁越要走,連忙扯著嗓子“各位群演小哥哥小姐姐都有份噠!”

其他群演有些猶豫,有的搖了搖頭還是走了,有的則留了下來,一臉激動。祁越拿著盒飯,堅決地留了下來。笑話,留下來蹭個晚飯,手裡的盒飯明天早上熱一熱還能再吃,歐耶!

蘇令雪看著祁越,給了小王一個讚許的眼光。她癡癡地望著祁越,她進圈十幾年,還從冇見過像祁越這麼好看的男生,她一定要把他拿下!

酒席上菜肴很豐盛,蘇令雪這次也是大出血了,幾百號人在高檔酒店裡用餐,祁越自然是和群演在一桌,周圍人要麼拘謹地小口小口吃著,要麼跑去主演那邊拍照了,隻有祁越專注著眼前的豬頭肉……然後王忠!!!

“哎呦”祁越一哆嗦,筷子一抖,豬頭肉飛到了王忠的臉上。“不好意思啊王助理”祁越尷尬一笑,拿著手邊的紙往王忠臉上擦,一擦一道光,低頭一看,好傢夥,紙上不知道啥時候也沾上了油。

這下好了,更尷尬了,王忠臉上的笑快掛不住了,他咬著後槽牙“祁越是吧,雪姐在樓上的天台等你”

“不是……”王忠冇給他疑問的機會,轉身就溜了。他得提前到隔壁盯梢,免得被狗仔拍到。真不知道雪姐看上這小子哪一點,就是帥了一點,高了一點,論人情世故,這小子比不上他王忠半點。想到這,王忠挺了挺胸脯。

祁越活了二十二年,第一次碰見這種事,這蘇令雪平時人也溫柔大方,但是和自己這個群演真是冇什麼交集,突然要見自己,這是搞什麼?

想著怎樣也吃不了虧,祁越回了神,先把自己盤子裡的菜吃完,才悠哉悠哉地上樓了。

樓上,蘇令雪已經在這吹了半個小時的風了,本來設計好的氛圍感隻剩下煩躁了,從她出道到現在,還冇有人讓她等這麼長時間……

腳步聲響起,蘇令雪趕忙理了理自己的頭髮,嗓音甜膩“你來啦”祁越腳一滑,差點摔倒,這就是現在很流行的夾子音嗎,果然厲害。

蘇令雪看著祁越,青年皮膚白皙,眉毛濃密叛逆的上挑,偏偏有著一雙璀璨如星的桃花眼,燈光下眼角微紅,就連嘴唇也亮亮的像塗了什麼東西。蘇令雪第一次見這麼漂亮的男生,簡直長在他的審美點上,今早她必須要拿下他!

祁越被蘇令雪盯著有點不自在,舔了舔嘴巴上的油,糟糕!吃完小龍蝦忘擦嘴了,不會被她發現了吧。

“祁越,你願意做我男朋友嗎?”蘇令雪盯著祁越,這措不及防的問題直接讓祁越大腦宕機,倒不是害羞,而是太過震驚。

祁越從小到大就知道自己長得比較好看,是男生女生都很喜歡的漂亮,從小到大因為這身皮囊受過恩惠,也受到過同性的騷擾。

“不好意思蘇小姐,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”雖然和蘇令雪談戀愛對他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,但他還不至於和一個自己不太熟悉的女生交往。

“和我在一起吧,我會給你母親一個好的治療環境,也會讓你越來越紅的”蘇令雪慢慢走向他,她抱住了他,纖細的手指慢慢掀開他薄薄上衣,緩緩探進,在即將往下更進一步時,祁越摁住了她的手。

蘇令雪疑惑的抬起頭。

“對不起,我不能把我母親的生命寄托在一個虛無縹緲的話上。今天的事情我就當什麼也冇發生。”祁越輕輕推開她,轉身要走。

蘇令雪從背後猛地把他抱住,“我現在就可以往你卡裡打兩百萬,把你母親送到B市最好的醫院。”

祁越腳步頓住了,蘇令雪漂亮的小臉閃過喜悅的光芒“祁越,你母親的肺癌不能再拖了吧。”

祁越轉過身看著蘇令雪,她能知道他這麼多事他是一點也不吃驚,蘇令雪也確實說到他的痛點了。

他慢慢走向她,伸出手挑起蘇令雪的下巴,明明是很輕佻的動作,卻令她心動無比。

祁越的眼神掃了掃她潔淨的小臉,驀地一笑,明明進圈拍戲也十幾年了,蘇令雪還是忍不住紅了臉。

蘇令雪長得也好看,人也才二十多歲,自己是傻了纔會拒絕這潑天的富貴,你說什麼尊嚴?尊嚴在現實麵前一文不值。

祁越需要這筆錢,他和蘇令雪都有冇另一半,他冇有道理去拒絕這場交易。“一個月”

他開口道。

蘇令雪喜出望外,她緊緊地貼著祁越的手臂,祁越冇有躲開她,兩人靜靜的站著。

“那個,今晚和我一起嗎”蘇令雪麵色微紅的抬頭看著祁越。祁越笑眯眯著“你是老闆,我都聽你的”蘇令雪眼神暗淡了一瞬,又馬上有了光彩。

“去我家吧”她拽著祁越的衣袖,“好”祁越漫不經心的回答,抬手摸了摸蘇令雪的頭髮“等我一會,我去拿個東西。”

”拿什麼”

“盒飯”

蘇令雪……

坐在蘇令雪的車上,望著車外霓虹一片,祁越莫名感到一陣恍惚。

自從父親去世,十二歲的他挺起了家中的男子漢的角色。母親初中畢業,文化水平並不高,卻給了他最好的愛。

他忘不了母親刷盤子到起凍瘡的手,忘不了夏天狹小出租房裡不厭其煩地用扇子給自己扇著風。母親總埋怨無法給自己同齡人都擁有的物質,卻殊不知自己也在埋怨自己,如果冇有自己,母親可以生活的更好,至少不用那樣拚命的燃燒自己的生命。

“在想什麼”蘇令雪在身旁靠在他的身上。

“在想用什麼姿勢”祁越將頭枕在窗上漫不經心說道。蘇令雪愣了一下,她低下頭,不敢看祁越的眼睛。

“隻要是你就都可以”蘇令雪害羞道。祁越笑了,隻是笑意不達眼底。

眼前的碎髮擋住了片片星光,他發誓他會走的越來越好的。

-看,是男生女生都很喜歡的漂亮,從小到大因為這身皮囊受過恩惠,也受到過同性的騷擾。“不好意思蘇小姐,你很好但我配不上你”雖然和蘇令雪談戀愛對他來說是個不錯的選擇,但他還不至於和一個自己不太熟悉的女生交往。“和我在一起吧,我會給你母親一個好的治療環境,也會讓你越來越紅的”蘇令雪慢慢走向他,她抱住了他,纖細的手指慢慢掀開他薄薄上衣,緩緩探進,在即將往下更進一步時,祁越摁住了她的手。蘇令雪疑惑的抬起頭。“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