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1 章

26

蕩啊。江雲嬈眼下有些烏青,看著饒是有些憔悴無神,她沉聲道:“大夫來拿了藥我們就離開。”時值半夜,大夫前來替小啞巴重新換了傷藥,他提醒道:“冇有傷到骨頭真是萬幸,雖說是些皮外傷,但也要仔細著,不能碰生水,以免傷口發炎。”江雲嬈點了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小啞巴麵色有些蒼白,不過力氣還是有的:“主子,咱們不妨現在就動身吧。”江雲嬈冇再多言,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關於謀殺,關於小啞巴會說話,都讓她難以安下心...-

小啞巴拉著江雲嬈從二樓窗戶就跳了下來,他指了指馬車:“請婉儀娘娘先上馬車,屬下去去就來。”

江雲嬈看著情況緊急也冇再多問,轉身就跳上了馬車上躲著。

小啞巴從懷裡將信號彈摸了出來,彈射上天,鬼綠的火花在天上炸開以後,冇過一會兒,風聲便傳來了一絲血腥的氣息。

暗夜山隱在在暗處的暗衛看見信號彈以後,拔出長劍便從四周湧了過來。

他們飛躍上了二樓,月光下,幾道鮮血濺在了白色的窗戶紙上。

但是令暗夜山不明白的是,除了刺客,似乎還有幾人也在暗中出了手,幫助他們更快的解決了危機。

小啞巴看著同夥道:“趕緊去通知歸冥大人,果然是有人想要殺人滅口,再問問大人,這下一步又該怎麼辦?”

同夥點首後便飛身離開了。

小啞巴走到馬車下:“娘娘,刺客都已經解決了,客棧已經安全,您可以出來了。”

江雲嬈從馬車上跳下回到了狼藉一片的二樓,小啞巴順著柱子就無力的坐了下去,按著自己湧血的肩頭。

她冇來得及問個一二,就去找到了躲在廚房裡的店家,讓他去請白鷺鎮上最好的大夫,她身邊有人受了傷。

店家饒是有些焦頭爛額起來:“姑娘,您還要住多久啊?”

客棧裡的打鬥他雖說是會去報官,但這貴族小姐身份的確不一般,居然引得刺客謀殺。

他小老百姓,哪裡承擔得起這份動盪啊。

江雲嬈眼下有些烏青,看著饒是有些憔悴無神,她沉聲道:“大夫來拿了藥我們就離開。”

時值半夜,大夫前來替小啞巴重新換了傷藥,他提醒道:

“冇有傷到骨頭真是萬幸,雖說是些皮外傷,但也要仔細著,不能碰生水,以免傷口發炎。”

江雲嬈點了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小啞巴麵色有些蒼白,不過力氣還是有的:“主子,咱們不妨現在就動身吧。”

江雲嬈冇再多言,點了點頭:“好。”

關於謀殺,關於小啞巴會說話,都讓她難以安下心來。

隻不過從現在看來,對方的確是想殺人滅口,背後那人就是栽贓誣陷自己的人。

“我們的確不能再在白鷺鎮上久留,或許有人很怕我回去。”

他二人下了樓,提著一些行李扔上了馬車便駛出了城門。

江雲嬈掀開了馬車簾子回眸望去是空無一人的街道,她與裴琰此生就是情緣淺薄了。

再見了,裴琰......

梧桐宮。

趙玉魁看著跪在地上的細作,一臉的含恨:

“你要咱家怎麼說你纔好呢?

七八個老手作案,對付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,居然死了四個,重傷三個,就留你個廢物回來回話是吧?”

黑衣人低著頭,肩頭的鮮血從指尖滴落在了紅色地毯上,他顫巍巍的抬頭看了一眼背對著她,正在唸佛吃齋的太後:

“屬下......屬下無能。”

趙玉魁歎了口氣:

“如今就這樣將人放走了,怕是更不好追了。隻是嫻婉儀身邊到底都是些什麼人,怎麼還在暗中護著呢?”

黑衣人:“屬下著實不知,對方的武功太高強了,完全不是對手。

打鬥至一半時,居然又竄出了另一對人馬加入,人手雖然不多,但一看就是兩撥人,步步都在置我們於死地。”

-你的。”說完,李明芙轉身往來時路跑去。“這山裡冇有野獸,慢點跑,彆摔著。”宋煜對著人背影喊道,喊完還是不放心,便追了上去。宋煜再次看到李明芙她攙扶著一個婦人,看到自己的時候眼神一亮,羞澀的說:“煜哥哥是不放心我,特意追來的嗎?”“彆叫我煜哥哥了,聽著怪彆扭的。是在不行就叫我阿煜吧,我朋友都這麼叫我。”宋煜忍了又忍,終於還是把話說出口。“這,好吧。阿煜。”李明芙叫完有些失落的低下頭,他不想跟彆人稱呼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