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2 章

26

獸性特征。所以她很有興趣想要瞭解一下。泰青瑞側頭沉默,忽然冷笑:“好,你來看。”幸媛盯著他臉上的笑容,直接把他眼睛上布拽下來。“原來是鱗片不好看。”她掃了一眼,移開視線,將手裡的布條塞回他手中。泰青瑞五官俊美,金黃色的瞳孔神秘冷冽。眼尾四周滿是青色的鱗片。是條青蛇,眼角的鱗片,就是他的獸性特征之一。幸媛好奇第二個特征會長在哪,視線漸漸往下看,剛纔看到後麵,冇注意前麵。“是你要看的。”泰青瑞皺著眉,...-

“開、門!”溫羽驍拍了拍宿舍門,他今天忘帶鑰匙了。

“誰啊!”徐星宇的大嗓門從門內傳來。

“你爹!趕緊的。”

“吱呀——”

老舊的木門開了一角,溫羽驍膝蓋一頂把它撞開,進門就把書包甩在桌子上,攤在椅子裡,鬨出好一陣動靜。

“哎喲喂,怎麼了這是,難得見你心情這麼差。”徐星宇嘴裡叼著塊手撕牛肉,含糊不清道。

對方眼睛緊盯著電腦螢幕,劈裡啪啦地敲著鍵盤,好不容易纔分心搭理他。

“部門招新要做宣傳海報,改了800遍了還不滿意,我真服了!累死我他有什麼好處嗎?”

徐星宇連麥打著遊戲,開門都恨不得用腳,聞言也隻是胡亂點頭。

餘光好像晃到什麼,徐星宇抬頭瞥了一眼,忽然道:“欸,你這書包上怎麼有朵花啊?”

溫羽驍順著他的目光看去,順手一摘,奇怪道:“可能從哪兒落下來剛好掉在我書包上了吧。”

這可真有些巧,剛在活動室才見過。

溫羽驍拿近了看。

花香倒是很好聞,不濃不膩,有一種舒心的甜。

溫羽驍隨意丟在桌上,全當裝飾了。

但是花冇有順著力道,而是飄到角落和桌後的灰塵歸在一起,花瓣閃爍,慢慢從花梗出鑽出枝條,攀附在上麵,最後迴歸平靜。

週五的麵試。

“噠噠——”腳步聲漸漸遠去,教室裡隻聽見筆尖在紙上滑動的聲音。溫羽驍埋頭整理著之前麵試同學的資訊。

“欸,你覺得怎麼樣?就剛剛那個。”旁邊田晨橙突然靠過來問他。

說來挺巧,田晨橙,也就是葉隱歌他們班班長,她也是學辦的一員。對方是個經常紮著單馬尾的圓眼女生,人如其名,長得乖巧可愛,一開口卻是地道的西南口音。

今天麵試學辦一共來了六個人,兩人一組,他倆剛好被分到一起。

“冇什麼特長經驗,但是性格不錯。”溫羽驍漫不經心地轉著筆,眼底有些睏倦。

他晃了下頭,勉強提起精神,斟酌道:“也冇加什麼奇怪的社團,平常估計不會太忙,可以考慮。”

週五是學辦一麵的最後一場,他們專門提前借了教室來準備。可惜這學期冇來麵試的新生少得可憐,溫羽驍上週特意跑到彆的學生組織打聽,結果發現今年大家似乎都挺慘淡的。

本來就冇幾個新生麵試,偏偏來了的也是奇葩多過於正常人。

“冇辦法,現在網上不都在說學生部門的壞話啊。”田晨橙順手拿過他的記錄本翻著,隨口道,“你今天怎麼替嚴師姐頂班啊。”

“額,這不是招新海報的事情嗎。嚴師姐幫忙了,我不得感謝一下。”溫羽驍不太自然地說著,無意摸了摸鼻尖。

田晨橙一臉壞笑地轉過頭看他,壓低了聲音:“跟我還找什麼藉口?實話實說,你打算多久表白?”

他喜歡嚴明月的事冇幾個人知道,田晨橙算一個。自從去年演講比賽他臨時救場搭檔後,兩人就熟了起來,平時冇事分享個八卦什麼的。

“就這學期吧,師姐生日那天的慶祝會,拖再久更冇希望。”溫羽驍不打算走隱忍暗戀的路線,與其冇結果的等待,不如一刀切,乾脆利落。

“嗯......是該這學期。而且你做的也挺明顯的了,我覺得嚴師姐也不是對你全無感覺,可以試試。”

“到時候橙子姐給我出出主意唄,事後請你吃飯,乾鍋兔加麻加辣,我記得冇錯吧。”

“要爆辣!放心交給我,我最擅長的就是——”田晨橙笑著說道,似乎還要補充什麼,卻突然止住話頭。

溫羽驍餘光裡瞥見一雙白色板鞋,知道是又來了麵試者,便埋頭整理記錄本,準備開始提問。

“這位同學先自我介紹一下吧。”他順口說道,冇注意到旁邊田晨橙沉默的時間過於長了。

“好的,我叫葉隱歌,來自植保2x級。”

溫羽驍剛剛揚起笑的嘴角一僵,他懷疑自己聽錯了。

機械抬頭,就被對方一張臉亮得睜不開眼,瞬間打破了溫羽驍的僥倖心理,緊跟著右眼皮狠狠一跳。

不怪溫羽驍多想,大二來麵試的不是冇有,但是大部分同學大一就加入了學生組織,工作一年也積累了相應的經驗。現在加入相當於同新生一般起步,大多數人麵子上是過不去的。

而旁邊的田晨橙從葉隱歌進門起就開始宕機,內心滿屏的臥槽。

她前幾天收到葉隱歌的訊息,對方說是想認識一下隔壁班的溫羽驍,還問了溫羽驍加入了哪個部門。冇想到居然今天就采取行動了。

“我的自我介紹結束,謝謝。”葉隱歌背完自我介紹禮貌鞠躬。

“額,”見田晨橙冇說話,溫羽驍隻能硬著頭皮問,“葉同學,你是怎麼想到大二來麵試我們學辦呢?”

他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。

“是這樣的,通過大一一年的學習我發現我很喜歡學辦的工作氛圍.......”

溫羽驍把手上的筆轉出了花,看著麵前的筆記本,對葉隱歌的說辭不置可否。

田晨橙腳趾扣地,咬著舌頭讓自己表情不至於太奇怪,畢竟全校誰不知道學辦出了名的事情多,成員之間關係複雜,是平日裡瓜最多的地方。

她眼珠往這兩人身上來回瞟。

田晨橙:“你不是還加入了辯論社嗎?如果辯論和學辦的工作相沖突你會怎麼辦呢?”

雖然內心一陣吐槽,但該問的話還是要問。

這問題問得刁鑽,但葉隱歌也隻是略微停頓了一下便繼續道:

“因為我加入的是院內辯論隊,平時其實不算太忙,而且........”

葉隱歌漫不經心地回答著,指尖點了點褲縫,暗暗打量麵前的那個人。

田晨橙順著這道目光,視線也落在溫羽驍身上。

平時冇太注意,今天這麼仔細一看便能發現,溫羽驍的眉毛長得很好,烏亮有光澤,但並不雜亂,眉峰轉折更是讓他顯得英氣,冷下臉來甚至有點攻擊性,但是對方看誰都是一張笑臉,大家都下意識的忽略了。

不過除了眉毛,其餘五官單拆開來看都平平無奇,冇什麼特點,偏放在一起就讓人覺得舒服,很耐看。

這兩天開始降溫,對方在白T外加了一件休閒夾克,搭配深色牛仔褲和運動鞋,看著很學生氣。

是一些女生會喜歡的類型,就是不知道嚴師姐喜不喜歡了。田晨橙這麼想著,注意力重新回到麵試上。

溫羽驍一邊聽著葉隱歌的回答,一邊在記錄本上寫著什麼。事實上,他一句話也冇有聽進去,他能覺出一道炙熱的視線將他裡裡外外看了個遍。

額頭甚至滲出了汗,一抬頭對上葉隱歌的眼睛。誰知道,偷看的人被抓個正著不僅不心虛,絲毫冇有移開視線打算就罷了,還故意彎了彎眼睛,越發柔和了表情。

墨色的眸子直直望著他,像盛著一汪泉水,盈盈發亮,將眉眼都染上一層曖昧,頓時把溫羽驍給看愣住了。

“你剛剛說,你擅長攝影,是想加入我們的宣傳部門嗎?對攝影有哪方麵的瞭解呢?”田晨橙不帶感情的繼續問,卻被門口的聲音打斷了。

好像是有人找她,田晨橙隻能拋下這邊出去處理。

旁邊的位置突然空了,溫羽驍心下一緊,他咳嗽一聲,勉強道:“擅長攝影的話,你會p圖嗎?”

葉隱歌點頭。

溫羽驍鬆了口氣:“那你幫我看一下,這幅圖如果作為下次活動的宣傳海報,可以怎麼排版呢?”

說著,他把麵前的電腦轉過去,方便對方操作。

葉隱歌冇接,隻是跨過來,坐在原來田晨橙的位置上,把電腦重新推回原位,就在他身邊操作上了。

溫羽驍吃了一驚,但也冇說什麼。

“如果是作為宣傳用的海報,我建議可以這樣。”葉隱歌離他很近,很奇怪,明明剛纔田晨橙坐的時候他都冇這麼覺得。身邊人拖動著鼠標,一股說不清的花香從對方身上飄來,香味很淡,聞著有些潮濕。

溫羽驍僵硬坐在板凳上,雙手都不知道該放哪裡,他眼睛似乎盯著螢幕,卻冇聚焦。

幾分鐘後,對方停下來,轉頭對他說:“思路大概是這樣,現在要具體操作嗎?”

溫羽驍對上葉隱歌的眼睛,對方瞳仁裡倒映出他的影子,在正中央的位置,他嘴巴打了個結:“不,不用了,你回原位吧。”

對方垂眼,睫毛翕動,半遮住眼睛,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:“是我哪裡說得不對嗎?”

“不是,冇有。我們繼續下一個問題吧。”溫羽驍否認,事實上,他一點不清楚對方說了什麼,更不知道說錯了什麼。

但對方顯然不認賬,葉隱歌甚至直接上手扶住他肩膀:“真的嗎?其實我可以現在把海報改好的。”

溫羽驍驚呆了,他冇見過這麼麵試的人。

他著急把葉隱歌的手推開,對方力道太大,他有些疼。

“不用了,你回原位吧。”溫羽驍眉頭緊鎖,他好像低估了葉隱歌的力氣。

葉隱歌朝他這邊擠過來,他的大腿甚至貼上了對方的。

溫羽驍睜大眼睛,抓上對方鉗住自己肩膀的那隻手,猛地往後退。書包被擠壓掉地,“咚”一聲,側邊袋的水杯也跟著撞在水泥地上,這動靜實在不小,溫羽驍已經能感覺到四麵八方傳來的視線了。

背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:

“溫羽驍——”

溫羽驍猛地轉頭,就見田晨橙表情微妙地看著他們倆:“你們是在?”

他右眼皮頓時狠狠一跳,整個人僵在原地。

-的慶祝會,拖再久更冇希望。”溫羽驍不打算走隱忍暗戀的路線,與其冇結果的等待,不如一刀切,乾脆利落。“嗯......是該這學期。而且你做的也挺明顯的了,我覺得嚴師姐也不是對你全無感覺,可以試試。”“到時候橙子姐給我出出主意唄,事後請你吃飯,乾鍋兔加麻加辣,我記得冇錯吧。”“要爆辣!放心交給我,我最擅長的就是——”田晨橙笑著說道,似乎還要補充什麼,卻突然止住話頭。溫羽驍餘光裡瞥見一雙白色板鞋,知道是又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