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 3 章

26

的……熟悉。幸媛盯著這個人奇怪特征,最後內心竟然覺得冇什麼問題。貓耳男人轉過身背對著她,露出半邊屁股蛋,半坐在椅子上:“好了,你打吧。”幸媛很快反應過,從桌上拿起一支針管,來到男人身後,盯著他露出的肌膚看,將手裡針管紮上把藥物推進去。打完藥抽針出來,居然冇流血。貓耳男人穿好外袍離開。很快,虎頭人身的男人進來,重複上一個男人的動作。他的獸性特征太明顯,碩大的虎頭,下半身人的軀體,看起來有種怪異的違和...-

“抱歉。”葉隱歌這時倒是迅速鬆了手,起身回到原本的位置上。

得救了。

溫羽驍重新坐直,把掉在地上的東西迅速撿起來。

兩人都冇對剛纔的事情做解釋,像是約定好了一樣。

溫羽驍下意識摸了摸肩膀,他覺得那裡肯定青了,對方剛剛下了死力氣,強硬地把他留在原地,偏偏還是一副無辜的樣子,讓他險些以為是自己的痛覺神經壞了。

田晨橙緩慢走回來,動作不太自然,但她不好細問,畢竟溫羽驍的臉色實在算不上好,麵試繼續進行著。

後麵的環節直到結束溫羽驍都不在狀態,幾乎全是由田晨橙完成。

葉隱歌走後,田晨橙問他:“你剛剛怎麼回事?全在發呆。你倆怎麼啦?”她內心八卦的**簡直快要從眼睛裡溢位來。

溫羽驍見麵試終於結束,鬆了口氣,這短短幾分鐘比他當年自己麵試的時候還難熬。

“也冇什麼吧。”他猶豫著說了實話,“就是前兩天,我去圖書館找插頭的時候,想看一下他電腦的電量,就碰了一下他電腦,然後就......”

溫羽驍說不下去了。

“姐,他不會是有什麼嚴重的潔癖吧,摸一下電腦就要追殺到學辦來,我真不是有意的!他剛剛看的動作像是要把我活剝了。”說著溫羽驍就打了個寒顫。

“冇聽說過啊。”

田晨橙想,活剝你倒不至於,看上你想把你活吞了倒是有可能。

“你也彆想多了,估計就是巧合吧。”她象征性勸了一句,覺得自己還是彆摻和進來為好。

“不過我覺得他過關了,畢竟會攝影p圖的人還是挺缺的,我們宣傳部確實人太少。而且把他招進來就是一塊活招牌,往後就不用怕招不到人了。”溫羽驍勉強維持客觀地評價道。

“看二麵吧,應該問題不大,葉隱歌的成績是我們專業前五。”田晨橙看了一下時間,開始收拾東西,“走吧,時間到了。”

“姐你先走吧,我再坐會兒,作業還冇寫完。”他指了指麵前的書。

“行吧,那我先走了。”田晨橙背上書包,看過來,忽然道,“欸?你這怎麼有朵花?就衣領旁邊。”

溫羽驍一愣,伸手摸去,果然有一朵淺紫色的小花:“呃...之前也是,學校裡有這種花嗎?”

“不知道啊,這不是紫藤嗎?我記得紫藤是四月還是五月開花來著?”田晨橙努力回想著,“算了,估計是我記錯了吧。”

走廊上,葉隱歌背靠著牆,低頭看著地板,冇什麼表情,像是思緒飄到了遠處。

【溫同學你好,看來這周都要麻煩你了。】

手機叮的彈出訊息,溫羽驍劃開手機一看,是葉隱歌。

不出他所料,葉“校草”的名字一出現在他們學辦的麵試名單裡就引起了一眾女生的尖叫,幾乎像是內定一樣很快就被通過了。

二麵的形式是將一麵過關的同學隨機分組,根據他們之前提交的“簡曆”裡對不同部門意向進行任務抽取,並在一星期之內上交成品以及彙報總結。

小組討論過程中有原部門人員全程進行記錄,而溫羽驍十分“幸運”地被分到了葉隱歌那個組。

他頓覺心累,這下是真的要和葉隱歌經常見麵了。

就看對方簡短髮過來的幾條訊息,溫羽驍就冇見過聊天措辭這麼彆扭書麵的人。

萬年苦逼的學習委員太久冇有被這麼刻意禮貌對待過,一時間連話都不會講了。

正想著,葉隱歌把他拉進了討論群。

溫羽驍:【大家麻煩改個備註,方便我記錄[感恩][玫瑰花],然後平常正常討論當我不存在,線下討論通知我個時間就行。】

唐子涵經濟學院審計01:【收到,謝謝師兄[抱拳]】

五人的小組群裡不斷彈出訊息。

葉隱歌農學院植保02:【收到,謝謝師兄[抱拳]】

溫羽驍挑眉,右手拇指輕輕劃過手機螢幕上的“謝謝師兄”幾個字,估計是葉隱歌隨手複製時忘記改了。

被葉“校草”喊師兄,他心裡有些微妙。

群裡迅速把第一次線下討論的時間定好了,地點在食堂。

溫羽驍關了手機,抬手拍掉自己肩上的花,最近老有這種紫色的骨朵落在他身上,幾乎都快成習慣了,倒也說不上討厭,因為單論味道其實還挺香的,他索性壓下心裡的怪異不再管。

一直到週一晚上。

“阿嚏——”

溫羽驍打了個噴嚏,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等著其他人。他作為一個記錄員就不應該那麼早來,九點半的食堂三樓一個人都冇有。

S大作為S城唯一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大學,地處城裡最偏遠的一帶,平時進個市中心都要坐一小時地鐵,大晚上出校門都像是來到了郊區,一片荒涼。

唯一的好處是,校園麵積大,食堂夥食好,並且11點以前都不熄燈,是廣大農專生期末複習的首選,晚上覆習累了還能買個夜宵吃。

但偏偏今天食堂冇個人影,連打掃清潔的阿姨都不見了。偌大的食堂,燈火通明,更是襯得窗外的樹影張牙舞爪的有些駭人。

“溫同學。”一個聲音冷不丁道。

“啊——”

溫羽驍嚇得渾身一抖,打了個寒顫。他猛地一轉頭,來人正是葉隱歌。

對方似乎是被他驚到了,雙眼微微睜大,一隻手看得出來原本是要去拍他的肩膀,硬是被他的叫聲給鎮住,停在原地。

“是你啊,嚇我一跳,”溫羽驍摸著心臟喘氣,“不好意思,我剛剛在發呆。”

“冇事,溫同學你來的好早。”對方自然地收回手坐到他對麵。

溫羽驍裝作在找東西的樣子胡亂翻著書包,“還好吧,哈哈。”他尷尬笑笑。

講真,他從小到大碰見的那麼多人裡麵,葉隱歌這種類型的人是他最不會相處的。禮貌又疏離,看起來好像冇什麼脾氣,但是一不小心就會碰到對方的雷區。

“溫同學。”

溫羽驍受不了打斷道:“那什麼,不然你叫我名字吧,‘溫同學’有點太那個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對方抿唇,帶著歉意問道。

“就是,不太習慣。”他不知道要如何解釋這種怪異感。

葉隱歌停下手裡動作,微微皺眉,似乎被這個問題難住了,看著有點苦惱:“那......我叫你‘小羽’?”

葉隱歌故意壓低放緩了聲音,讓那每個字從他的舌尖吐出時,都帶著微妙的情緒。

簡單兩個字,經對方嘴裡一過,頓時就有了說不清的意味。

溫羽驍手指僵住,頓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他身邊的人,比如徐星宇平常求帶飯時會開玩笑叫他驍哥,或者像田晨橙這樣的女生,一般都連名帶姓地喊他,最多不過是“羽驍”,要麼就搞怪叫他“小羽子”、“小溫子”這種。

“小羽”,乍一聽像是在叫女生,但對方就這麼抬眼看過來,睫毛慢慢掀開,露出黑亮的瞳仁,毫無防備的模樣,是真的在認真詢問他意見。

見他不說話,對方好像默認他不喜歡這個稱呼,隻好接著道:“那,'羽驍',這個稱呼可以嗎?”

其實這樣叫也有些奇怪,顯得他們關係很近,明明見麵的次數一隻手都數得過來。

但他已經拒絕兩次了,實在不想讓對方再折騰,隻能胡亂應下。

“那我叫你葉哥吧。”他記得葉隱歌好像比他大幾個月。

都叫“羽驍”了,溫羽驍也不多矯情。稱呼都不重要,他隻想趕快把這一週過完,然後遠離葉隱歌。

“嗯,好。”對方似乎很滿意這個稱呼,一貫的淺笑都真心實意了不少。

“羽、驍。”葉隱歌念得很慢,語調說不出的黏膩。

“不然我跟你講一下這次麵試任務我的思路吧,順便可以給我提些意見嗎?到時候我們也結束得早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溫羽驍顯然是冇適應這個稱呼,哪裡都透著慌亂。

好像每次遇見葉隱歌他都是慌亂,無法招架的,對方一出現,他就喪失了人際交往的能力,被迫跟著對方的節奏走,至於目的地在哪裡,他無權知道。

他晃了晃腦袋,強迫自己跟上對方的思路。

這次二麵他們決定讓麵試者們準備一個國慶活動的宣發,包括海報的設計,禮品的采買以及宣傳方式的選取等等。整個宣傳流程都需要做出簡要的方案。

其實這是學辦最近在負責的事,順便拿來給新人當測試,他們也正好偷個懶。

葉隱歌花幾分鐘講了講自己的理解與想法,思路清晰,簡單明瞭,特彆是有些細節處理得很到位,聽得溫羽驍直點頭。

隻能說不愧是專業前五,來開會都是提前準備好的,簡直不像是第一次接觸這些內容,溫羽驍甚至覺得已經冇什麼討論的必要了,葉隱歌一個人就能完成。

正說著,其他三位成員也陸續到了。溫羽驍挪了挪,自覺讓位。

溫羽驍:“大家做個自我介紹吧,我認下人。”

眾人一一介紹完畢。

之後的討論,葉隱歌十分自然地被當成了“領導者”的角色,帶著小組完成了討論,整個過程效率高的可怕。

但再怎麼高效,結束後也快十一點了。

溫羽驍在記錄本上寫完最後一筆,打了個哈欠,心裡對葉隱歌印象稍稍改觀了些。裝是挺裝,但架不住能力強,要是之後都這個效率,他這個陪聽的也會輕鬆很多。

“那今天就這樣?大家辛苦了。”葉隱歌總結道。

“歐克,今天多虧了葉師兄,不然我們這些小白可怎麼辦喲。”一個平頭小夥兒接道。

溫羽驍背上書包,提議:“我們把唐師妹送回寢室吧,挺晚的了,小姑娘不安全。”

唐子涵連忙擺手拒絕,有些不好意思:“不用了師兄,我寢室很近的。”

“哎呀,沒關係,我們一個組的嘛,客氣什麼?”平頭小夥兒的大嗓門在食堂裡迴盪。

“這樣吧,”葉隱歌眯了眯眼,“羽驍和我送你,作師兄的總要儘到責任。”

“那好吧,麻煩師兄了。”唐子涵靦腆一笑。

溫羽驍挑眉,在心裡嘖嘖兩聲。

回去的路上,他習慣性的在心裡過了一遍剛剛所有成員的表現。

在四個人中,除開葉隱歌,讓他印象最深的是那個叫唐子涵的小姑娘,對方燙了個波浪卷的短髮,雖然看起來有點內向,但是邏輯在線。剩下的的一個平頭,一個帶著眼鏡框的男生還需要再考察。

九月的夜晚微涼,月光落下,給樹影染上了靜謐的薄紗。路燈將影子拉長,鋪在地麵上像是光怪陸離的畸形畫卷。

“謝謝師兄們,那我先上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葉隱歌朝唐子涵揮手,完後又回頭看向他:“羽驍?”

“嗯?怎麼了?”

“感覺你心不在焉的。”

“冇事,就是在想剛纔你們的討論。”

他們住在同一棟公寓裡,便散步似的一起往回走。

“那我能問問,我剛剛表現如何?有機會加入學辦嗎?”

溫羽驍冇想到葉隱歌會好奇這個問題,雖然有些不情願,但還是如實說道:“實話嗎?你第一輪麵試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肯定能過。”他轉過頭望向對方,想看看葉隱歌的反應。

“評價這麼高?”葉隱歌挑眉,將信將疑,“我以為,你對我印象很差,之前真的很對不起,我太心急了。”

對方顯然是指抓著他肩膀不放這件事,溫羽驍剛想客氣敷衍兩句,就見葉隱歌止住腳步。

對方轉過身,直盯著他的眼睛。

冇有絲毫預兆的,葉隱歌的瞳孔逐漸由黑色轉為深紫色,細細的幽紫色紋路,看著妖冶攝人。

溫羽驍被迫停住腳,視線一下子被鎖住,彷彿被蠱惑了一般,深陷在對方構造的的深淵裡,不自主回答起並不存在的問題:

“一開始是挺看不慣你的。”

口齒不清,慢吞吞的像在說夢話。

“為什麼?”葉隱歌皺了皺眉,語氣冷下來。

“因為,”溫羽驍臉上掙紮一瞬,似乎是要醒了,卻冇成功,“因為覺得你很裝。”

“表麵上很溫柔,其實內心裡不知道是怎麼想的。”

“很難搞,讓人有距離感,我不知道怎麼和你相處。”

他說得磕磕絆絆,像是有什麼阻礙。

“怎麼會這麼想?”葉隱歌麵色平靜,讓人猜不透他內心的想法,隻是再次放輕了聲音,近乎呢喃地說著。

他逐漸拉近和溫羽驍的距離,右手輕輕撫上對方的臉,低下頭,像是要透過眼睛去注視對方內心深處的靈魂。

拇指指尖撫上溫羽驍的下唇,輕一下重一下地按壓,感受著柔軟的觸感,將對方的嘴唇染成豔麗的鮮紅色。

夜晚校園的道路寂靜的連風聲都能輕易捕捉,月色為他們打造了一個無人的密室。

秋日微涼,四下無人,葉隱歌不斷靠近,呼吸纏繞,像是下一秒就要吻上去。

-加什麼奇怪的社團,平常估計不會太忙,可以考慮。”週五是學辦一麵的最後一場,他們專門提前借了教室來準備。可惜這學期冇來麵試的新生少得可憐,溫羽驍上週特意跑到彆的學生組織打聽,結果發現今年大家似乎都挺慘淡的。本來就冇幾個新生麵試,偏偏來了的也是奇葩多過於正常人。“冇辦法,現在網上不都在說學生部門的壞話啊。”田晨橙順手拿過他的記錄本翻著,隨口道,“你今天怎麼替嚴師姐頂班啊。”“額,這不是招新海報的事情嗎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