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第二章,異常的路人

26

天台冇有正式的門口,黎禎攀上吱呀作響的桁架,扒開天台的蓋子,艱難的爬上了天台。夕陽的光灑在她的臉上,冇有給她帶來一絲溫暖,反倒增添了幾分陰冷。黎禎站在天台上俯瞰四周,四周都是差不多等高的廢棄大樓,可以從一些窗戶上窺探到裡麵的構造。看起來周圍的幾棟建築和自己所在的這一棟大樓作用大差不差。黎禎扒拉著樓頂的邊緣,將頭探出去,努力將四周的一切收入眼中。她所扒拉的位置下方,正好是這棟建築的大門,掉了漆的牌子...-

貧民窟裡大多數房子都是用鐵皮搭建的,越是靠近邊緣,房屋越差,有些房屋乾脆就是一根鐵棍支起一片鐵皮,周圍鋪陳一些破洞的布料。

下麵的人們染著五顏六色的頭髮,有的裝有機械義肢,不過大部分都還是缺胳膊少腿。在他們的臉上感覺不到一絲生氣,冇有叫賣聲,冇有鐵皮敲擊瓢盆的聲音。

穿著得體的黎禎與四周格格不入,她就像是一位沉默的看客,默默看著下方上映的默劇。

零星的路燈矗在道路上,它們佈置的毫無章法,東一根,西一根。

太陽離黎禎越來越遠,零星分佈的積狀雲遮住了稀薄的日光,陰影籠罩在貧民窟的上空,微風拍打在黎禎的臉上,好似要捲走最後那一點稀薄的空氣。

黎禎大口大口喘著氣,麵目扭曲,她佝僂著腰縮成一團,嘴裡不斷念著空洞的話語,“我想家了,我想回家……”“不就是踩填坑嘛,又不是冇試過”“畢業就失業都試過了,不就是區區荒野求生。”……

在現實麵前,所有自我安慰的話語都顯得蒼白無力。

抱怨冇有活路,前進纔有生機。

黎禎勉強提起嘴角,做了一個很僵硬的笑容,小的時候她總能從各種動漫和小說中汲取麵對挫折的勇氣。

比起留在後麵那一堆荒廢的,充滿不對勁的建築群裡,下去貧民窟會是更好的選擇。

黎禎將情緒堵在心裡,維持著僵硬的笑容摸索下樓,她一邊摸著梯麵一邊下樓。

速度很慢,不過勝在求穩。

她一點一點的挪動了很久,終於走完了階梯。現在黎禎可以更加近距離的觀察這片地方了。

肢體腐爛發酵與凝固的血腥味爭相灌入她的咽喉。這個味道和垃圾回收站發酵的味道有的一拚。她強忍著反胃想讓自己在這一片地區顯得不那麼突出。

但是她的到來本就與這裡格格不入,周圍的人如驚弓之鳥一樣四處逃散,有些人連家當都來不及收拾,機械腿掉了也不撿。

跑不動的人乾脆把頭埋在垃圾堆裡,當場表演詐屍。

黎禎看著短短幾秒不到就清空的現場,不妙感湧上心頭。

緊接著黎禎想到了一個隱妙的想法,她是不是可以抓人來友好詢問,說不定能從他們的肢體語言裡得到什麼有用的資訊。

她兩步並做一步的跑到一個裝死的人身邊,她先是輕輕的拉起那人的衣角,誰知那人拚了命的往裡鑽,差點把她給帶倒了。

“出來,我們聊聊,好嗎”,黎禎溫聲細語的說。她就一直這樣重複了幾遍。

手下的人掙紮的動作開始變小,黎禎見此也鬆開了拉著他衣襬的手。

她站在一旁,耐心的等那人自己把頭伸出來。黎禎等來的卻不是和平的交流,而是粗暴的蹬踢。

“啊!”她被這一腳踢的老遠,捂著肚子蜷縮著蠕動了好幾圈。

右肩上時不時傳來的刺痛和肚子劇烈的疼痛攪在一起,她冇有哪一個時刻如此痛恨自己脆皮大學生的體質。

黎禎在心裡唾棄了一聲,心想她要是再這樣折騰下去說不定明天一早就要發高燒了。她將視線挪到那個人的身上,更準確的來說是那個人的腿上。

踢他的那人是個男人,瘸了一條腿,他的左腿上可以看到清晰的斷口。

很明顯這是人為製造的斷腿。

積壓在一起的負麵情緒在此刻爆發,她毫不猶豫的將拳頭揮向了“弱者”。

莫名其妙來到這個世界,無依無靠,現在她擺好態度,降低姿態詢問,不僅被騙還被打了!

黎禎一瘸一拐的走上前,一點也不淑女的一屁/股坐在男人身上,將他死死的壓在身下。左一拳右一拳,拳頭破空的聲音不斷響起,即便男人已經昏死過去她也冇有停手。

直到打累了,她才堪堪站起來,啐了一聲,臨走前又給男人的肚子來了一腳。

她從來不是什麼心胸寬大之人,她隻是一個普通人,普通的愛,普通的恨。

一本書出現在了垃圾堆旁,深褐色的書封,乾淨的書皮,一切都和垃圾堆格格不入。

黎禎有點蒙,她認出來了這本書很明顯就是自己剛剛摸過的那本,但是剛剛這裡明明冇有書。

她的心猛地下沉,這個世界會不會有一些非比尋常的力量,就比如——

她麵前的這本書。

黎禎加快步伐試圖遠離這本書,可是無論她怎麼努力,書總是會出現在她的視野裡,不遠也不近。

或許跑一跑就可以甩掉這本東西了,黎禎粗喘著氣,準備蓄力衝刺。

“@#@#禎——”

黎禎被這一聲呼喚嚇得彈了起來。

“誰——!誰在叫我!”語氣尖銳的完全不像是黎禎這張臉能夠發出來的聲音。她的臉長長的,有棱有角卻也不顯銳利。

一個和黎禎差不多高的男人站在街道的拐角處。

是他剛剛呼喚了她嗎?這是不是代表著他們可以交流,黎禎不安的想著。

男人看起來有點呆滯,眼神麻木,一副萎靡不振的樣子。

衣服和黎禎剛剛見到的人相比好多了,雖然還是又皺又臟,但至少衣能蔽體。

書又出現了,不過這一次是出現在黎禎的腳邊。書的右邊,是一塊尖銳的磚頭,它靜靜的躺著黎禎的視野裡。

黎禎在逃跑和留下間糾結了一瞬。

她,選擇留下。

這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難得的可以交流的機會,她不想錯過。

“你怎麼在這。”黎禎的話音很顫,字音一糊一糊的,在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神止不住的往磚頭上瞟。

她竭力控製自己的眼神,讓自己儘可能的和藹可親一些。

“我……,我……”男人卡殼了,他呆滯的重複著自己的話。

小小的喜悅湧上黎禎的內心,現在她已經不想思考什麼怪異了,她隻想將這個突破口徹底撕裂。

“你認識——”話音說到一半,她猛地打住,改口道:“你還記得我嗎?”

“你是……,你是——”

“我是黎禎啊!”男人話還冇有說完,黎禎就將自己的話接了上去。

黎禎的手指不住的捏著褲縫,她心跳的很快,拉扯著她的血液。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乾什麼,現在的她看起來渾身充滿了詭異的氣息。如果有稽查員在,恐怕會立馬清空彈夾。

“哦,對,對。你是黎禎。”

男人依舊呆滯,不過當黎禎說完自己的名字後他的動作也隨之潤滑了起來,現在的男人像被上了油的木偶,順滑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。

“我們是好朋友啊,你怎麼不記得我了。”

“我怎麼,我,我……”,黎禎臉色一白,頓時停止了剛剛的話題,重複道:“我是黎禎啊!”

“哦,對,對。你是黎禎。”

“我們是好朋友”黎禎見勢順利,繼續誘導。她的眼神黝黑空洞,臉也被燈光分割成細碎的區塊。

“我們是好朋友”男人繼續順滑的重複著。

黎禎在男人呆板的工作中觀察著他,她敏銳的察覺到了男人右手手邊的手環格外與眾不同。

一個銀白色的鐲子圈在他的手上,那個鐲子看起來很新,它很乾淨,在黃昏中泛著細光,那是電子產品發出來的銀光。

這隻鐲子明顯不屬於這個男人。

黎禎是位資深遊戲黨,一眼就判斷出了這個鐲子可能和身份驗證之類雜七雜八的東西相關。

總之,它很重要,她一定要拿到手。

在黎禎的一番誘導下,這個男人說出了鐲子的作用。這是個集身份,錢包,上網於一體的聯邦終端。名字叫做電子終端。

這個終端是他參加街區暴亂搶下來的,是公司狗的終端。公司狗那一家子已經被周圍幫派殺光了,冇有人會查到他身上。

裡麵有很多錢,而且不用擔心身份問題,他已經托人將身份資訊抹除了,現在這就是一個黑終端。

他正在趕往幫派準備事後分贓。

黎禎還從他的口中套出了這裡的資訊。

這裡是C類貧民窟,是無家可歸之人和無信之人聚集地。但這並不代表聯邦徹底放棄了這裡,如果發生異常事件,聯邦的稽查組還是會來到貧民窟執行任務。

隔壁的幾個C類城市區的D類貧民窟就完全是無人管轄之地了。

黎禎順勢將醫院的資訊也套了,這裡直走一個街口右拐有一家小診所。

黎禎越看越心動,直到她開口讓男人把電子終端給她。原本呆滯的男人開始抽搐,他眼睛暴突,死死盯著黎禎,像咬住鉤的魚,不停的擺肚掙紮。

寒冷冒上心尖,黎禎果斷回頭拾起那塊磚頭準備快速結束這一切。

突然黎禎的手上一沉,她下意識的抓住了沉甸甸的物體——

是那本書。

書被打開了,黎禎乾的。

還冇等她將書丟掉,男人就冇了動靜。

他變得和提線木偶一樣,呆滯,古板,毫無生機。

敏銳的黎禎很快發現了不對勁。

變故來的太巧了,就在攤開書的那一瞬間。

而且現在書裡還附贈了看起來挺值錢的翠綠色石板,也不知到它到底是不是用翡翠製作的。

黎禎心裡發毛,但她最終還是留下了這本書,反正甩也甩不掉。而且,不知道為什麼,她總感覺這本書不會傷害自己。在它的身邊就能感覺到詭異的安心感。

黎禎拽住了繼續往下想的心思,她從男人的手上拔下了電子終端,男人一動不動。

黎禎邊走邊回頭,直到男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在她的視野中。

右肩的刺痛越來越厲害,也越來越頻繁,黎禎甩了甩腦袋,不再回想剛剛發生的事情,現在最重要的是去診所。

現代大學生的身體有多脆皮她可太懂了,肩傷拖不得。

黎禎將電子終端手環套在右手手腕上,而後向診所趕去。

-了!在她的麵前,4樓樓道偏後的位置,一條纖細的鋼絲橫掛在樓道上,黎禎用手比劃著估摸了一下,這條鋼絲離地大概有1米6左右,高度恰好到黎禎脖子的位置。隻要黎禎倒下的位置再向前一點,絕大概率會人首分離。黎禎皺起眉頭,手顫顫巍巍的按壓在心臟的位置上。她剛纔的注意力完全被角落塗滿紅漆的小推車給吸引過去了,小推車一半卡在科室的門裡,僅露出一半在外麵,上麵和地上都是散落的藥物。鐵絲的一段被小推車的把手卡在牆上,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