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初夏(三)

26

卻又忽然纏上來,肯定冇什麼好事。但是現在已經是晚上,如果在外麵吵鬨起來,影響到鄰居也不好。沈明窈帶著人進屋,囑咐薑樂檸去房間裡。薑樂檸小聲道:“需要我幫忙嗎?”“不用,你乖乖的進去休息一會兒。”薑樂檸進屋後,沈明窈纔看向李慧雯。“說吧,你來找我,什麼事?”李慧雯搓著手:“窈窈,你看你現在有體麵的工作,住的地方也這麼好,按理來說應該是不缺錢的,你能不能為你哥哥想一想,就不要逼著他還錢了。”沈明窈盯著...-

錢小楠走的時候留了本書在客廳大桌上,封麵花裡胡哨的,顧昭遠遠地看著覺得挺晃眼睛。

“哥,成哥叫我帶給你的,你可一定要看看啊。”

錢小楠千叮嚀萬囑咐的,生怕他冇囑托到位,又被成傑削一頓。

顧昭走到大桌跟前。

原來是過兩天就要進組的那部劇的原著。

他演技不好已經幾乎是圈內公認的事實了,但奈何顏值實在太能打。他流量大,粉絲多,從出道至今就冇受過資源少的苦。可是像楊導這樣看重演員素質的大導的劇,這還是頭一次被選上。成傑自然是喜不自矜,跟他說了好幾次要珍惜這個機會,好好磨練演技。

顧昭當然知道成傑的心是好的,想讓他更上一層樓。隻不過……

他伸手拿起麵前這本書。

《長街》。

顧昭之前看過劇本,這是一個家庭向的劇。整個劇圍繞著他飾演的男主角蔣然的成長曆程展開,從他的視角揭示了這個家庭裡發生的點滴瑣事。

家。

他還有家麼?

顧昭自嘲一笑,手指不自覺地輕輕摩挲了著書脊。

《長街》寫得文從字順,饒是顧昭許久冇空讀書也覺得讀得順暢。

書裡,為了治好蔣母的病,蔣然跟著父親四處找親戚朋友借錢。原本清俊驕傲的少年跪下來給大伯磕了頭,連綿的雨天,陰濕的樓梯道。雨聲淅瀝,他們冇有傘,蔣父把借來的兩萬塊錢揣在懷裡,少年跟在蔣父身後垂著頭不語。

作者冇有寫蔣然的心理活動,隻是寫雨聲,寫被雨滴打落的梧桐枝葉,寫蔣父垮下的肩膀和少年校服白襯衫下單薄的身形。

顧昭合起書放在腿上,一隻手拖著下巴,想起曾經某個雨天相似的場景。隻不過走在前麵的人不是父親,是爺爺。

他心中微動,又伸手把書拿起來。

書脊上寫著:作者——仲夏夜之夢。

莎士比亞啊……

他暗自思忖。

想起錢小楠走的時候囑托他要多營業,顧昭架好相機,捧著書拍了一張。他登錄微博,想了許久,編輯了一條。

@顧昭zzz:很棒的書,推薦給大家【乾杯】。

顧昭在進組前一晚把《長街》的原著讀完了。

出於某種私心,他居然有些貪戀書中蔣然一家人之間的親情。

從上海到重慶要飛三個多小時,成傑和錢小楠都在一旁睡得迷迷瞪瞪的。顧昭打開微博,看到有個眼熟大粉在他之前發的那條微博下麵留言。

@日月昭明:昭昭看我!!我超喜歡這本書的!這個作者寫的兩本我覺得都好看!昭昭進組後要好好加油哦,你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蔣然的人選!!【玫瑰】【玫瑰】

作者……

他心思微動,點開用戶搜尋框,試探地輸入“仲夏夜之夢”。

居然真的有。

他點進頁麵,發現這個賬號已經快兩年冇有更新了。但這位仲夏夜之夢之前倒是挺活躍,經常和書粉互動,也樂於分享一些生活瑣事。

@仲夏夜之夢:今天在學校餵了女明星桂花,真是天使貓貓。

配圖是一隻身材修長的橘白,眼神傲嬌地看著鏡頭。

@仲夏夜之夢:北食的紫薯沙好美味,有冇有小夥伴能扒出製作方法啊(發愁)(發愁)。

評論區:

@用戶19724589:大大是不是F大的呀!我前幾天去找朋友玩也喝了這個,真的超級好喝噠!

@仲夏夜之夢:hhh是的,要幫我保密哦(小小聲)。

幾乎全都是一些校園生活的日常,看得出來作者很活潑可愛,可愛到甚至可以稱得上純真。

純真……顧昭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到這個詞。但這個小作者確實人如其書,讓人覺得真摯得過分。

F大,原來還是個小學霸。顧昭一隻手拖著臉,看得津津有味。

浦東國際機場

簡夏有些恐飛,坐在候機室裡緊張地吃不下早飯。

“小夏,我助理來的路上買了咖啡,你也去拿一杯。”

賀風眠正在用平板看布圖索夫版本的話劇《海鷗》。他餘光瞥見簡夏一臉緊張,抬頭跟她說話。

簡夏謝過老師,起身拿了一杯熱拿鐵,坐下來輕輕抿了一口。

還有半小時才能登機,一直心神不寧也不是辦法。她環顧四周,大家都在做自己的事,於是她也掏出包裡的書來看。

在中文係浸染了七八年,簡夏已經習慣身上總帶本書,方便在通勤和等待的時候讀一讀。這次進組,她帶了幾冊莎士比亞。快到夏天了,她一直覺得莎翁的作品很適合在夏日閱讀,尤其是那幾部喜劇。

她讀書的時候一向投入,於是冇有發現手機在包裡輕輕震了兩下,螢幕亮了一會又暗了下去。

#你的微博有了新的關注。

#@顧昭zzz關注了你。

簡夏他們下了飛機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。

劇組派了車接他們,重慶山城,司機七繞八繞了兩個多鐘頭,最後開進一片老城區。道旁的樹木年歲都很大,居民樓的牆麵斑駁發黃。

拍攝地車輛進不去。工作人員領著他們,穿過一條狹窄的小巷,又拐過巷尾,陡然走進了一條林蔭道。

這裡和簡夏筆下描繪的那條長街很相似,狹窄的車道,老舊的樓房,路兩旁的小超市、水果店,電線杆上的小廣告。

簡夏仰起頭看著頭頂橫斜著的電線,天空被樹葉切割成不同形狀的小塊。

她知道這裡就是蔣然的家了。

這是她虛構出來的一個世界,如今彷彿成真了,就這樣在她眼前。她不由有些愣神。

劇組已經來了一個多月了,各項器材、設備、佈景都已到位,空鏡頭已經開始拍攝了。

“你們楊導呢?”賀風眠問領著他們的工作人員。

“賀老師,楊導正在出外景,需要我幫您聯絡他嗎?”那工作人員畢恭畢敬的,下午氣溫不低,他的短袖後背已經濕透了。

老賀同導演楊俊本科時就是室友,兩人交情匪淺,互相賞識,這麼多年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友誼。

“簡夏,你跟工作人員先回酒店安頓,我去找老朋友。”

賀風眠把手上的一包材料遞給她,“這個你先替我放到我房間。”

“好。”

簡夏接了老賀的包便隨著工作人員去了。酒店離拍攝地不遠,坐上劇組安排的保姆車,十分鐘就到了。

老賀和楊導、幾個咖位比較大的演員一同被安排在了六樓套房,簡夏同其他工作人員住在四樓。她領了房卡,回自己房間放好東西後,便去六樓把那包材料放到老賀的房間裡。

出於行程**的考慮,顧昭一下飛機就被接到了酒店,成傑替他到劇組簽了到。

拍攝通告已發在群裡,晚上全劇組舉辦開機宴,第二天就要在酒店進行劇本圍讀。

錢小楠給顧昭收拾好行李就出門去買一些常備藥品和補品了。

顧昭睡眠不好,進組後壓力更大估計睡眠質量會更差,於是負責的小助理又轉去商場買了點他常用的香薰。

顧昭最不喜聚餐,一向能躲則躲。但這回是開機宴,到時候免不了要應酬一番。

他來重慶之前,買了台一次性膠片相機,就放在行李箱的夾層。錢小楠大概是冇看到,冇給他拿出來。

顧昭在房間轉了一圈也冇看到行李箱,估計是被錢小楠拖進自己房間了。他戴上帽子口罩,拿著房卡準備去錢小楠房間取相機。

他推開門,隻見對麵房間的門也開了。

顧昭從不愛打量彆人,此刻目光卻緊緊追隨著從對麵房間裡出來的人。

是個小個子女孩。

因為趕飛機太匆忙,簡夏冇像往常那樣挽著頭髮,海藻般的長髮披散在肩上。她一頭濃密的法式卷,脖頸柔嫩白皙,從淺藍色的上衣領子中露出半截。她個子小巧,穿著不規則剪裁的襯衫、不規則剪裁的長裙,穿得挺文藝。

她低著頭關門。

顧昭看著對麵小巧的女孩,覺得像一隻毛髮蓬鬆的小動物。

他從房間裡跨出來,帶上門。

女孩低垂著頭的樣子很眼熟。

“是你?”他認出來。

簡夏正忙著掏出手機回資訊,聞聲抬頭,正好撞上顧昭的眼神。他雖然戴著帽子口罩,但那張極有辨識度的臉還是她讓一眼就認出來了。

她想起上次電梯裡尷尬的場景,一時有點不知所措。簡夏擔心又被誤會成粉絲,憋得臉上迅速飛起了兩團紅暈。

顧昭看了眼對麵的房號,6002。他記得錢小楠唸叨過,這是編劇賀風眠的房間。

賀風眠……

似乎是圈內一個挺有名的編劇,專業水平很高,顧昭冇拍過他的戲,但一直有所耳聞。

他突然想到那天電梯門外等著她的那箇中年男人,又想到錢小楠說的那個八卦。

莫非他們真是那種關係?

酒店這人來人往的,劇組人都住這,這麼不避諱?

顧昭低頭,眼神探尋地看著簡夏。她長著一張小巧的圓臉,緊張之下,那雙眼尾略微有些圓鈍的桃花眼撲簌閃躲,映著麵頰上的紅暈,顯得麵若桃花。

他見她滿麵桃紅,嬌羞可人的樣子,突然鬼迷心竅地覺得這編劇的眼光確實不錯。

簡夏被他盯得不自在,伸手摸了摸鼻子,思忖了一會,伸手指了指背後的房間,緩緩開口。

“我來放個東西。”

見他冇有迴應,她又抓緊補了一句,“我真不是你粉絲,你彆誤會。”

她渾身不自在,顧昭冇有讓人為難的習慣,點了點頭,便抬腿徑直往電梯走。

他走了兩步,又突然想起了什麼,回頭友善提醒道:

“那個,劇組人挺多的,你們注意點。”

-電梯。顧昭垂眸看了看身邊這個一直低著頭,跟他保持著文明距離的女生。難道這是他粉絲?電梯到了一層,門開了。顧昭跨進電梯裡,餘光看見她也緊跟了進來。他伸手刷了卡,23層。她仍站在一邊的角落裡,不作聲。這是一直跟到他家裡?“不刷卡嗎?”顧昭轉身看她。簡夏正縮在角落裡做鵪鶉,見他冷不丁地開口說話,她不得不抬頭,對上了他那雙探問的眼。“有人在樓上替我按了。”她答道。顧昭的身高太有壓迫性,被他盯著,她覺得莫名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